英超

绝世剑尊 第56章 出尔反尔(求加入书架)

2019-10-12 23:19: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剑尊 第56章 出尔反尔(求加入书架)

徐原不禁冷笑,独孤雄,够狠。

话音一刚,场上的欢呼声更响了。

“好。”独孤雄冷然一笑。这时候,两名年纪与徐寒相仿的青年来到独孤雄身前,微微躬身行礼:“族长。”

“嗯。”独孤雄淡漠diǎn头:“你们两人都是我独孤家年轻一脉的杰出天才,独孤山,你现在代表我独孤家宗,接受徐氏家宗的挑战。”

“明白。”左边的短发青年露出笑容,代表自己的家宗出战,这是何等荣耀?当着族人的面击败对手,这又是何等的风光?右边的魁梧青年明显不高兴,却也不敢多嘴。

“记住,战台上生死由命。”独孤雄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独孤山会意一笑,族长的意思,是要他杀了对方。

独孤山和徐寒在战台上对峙,看台上的独孤家族人不断欢呼:“杀了他!杀了他!”

独孤山姿态高傲地看着徐原:“你们一个小得跟蚂蚁似的家宗,干嘛非要跑到帝都来找死?”在独孤山看来,小家宗的子弟,撑破天也达不到气境,他的剑修刚迈入气境两级的境界,兄弟几个就他实力最弱,几个哥哥都瞧不起他,所以,他只能在这些小家宗子弟面前找找自信。

徐寒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独孤山也毫不在意,轻蔑道:“本来我是想让你自己滚下去的,不过,族长要你死,所以,你必须死!”

“果然,独孤山是想杀我。”徐寒低语。这种事情他已经司空见惯了,某些自认为高贵的人就是这样,哪怕你稍微对他不敬,他便要你死。但他却可以把你视若蝼蚁,任意践踏。

“你出手,那我就先出手了。”独孤山等不及了,他要在族人面前出风头。

“不,还是我先出手吧。”徐寒出声的同时,一道血光绽放,划过众人的眼眸,腥红刺眼。独孤山还没来得及释放剑魂,便惨叫一声,飞下战台。

“噗!”一口血箭从口腔里射出,独孤山的腹部位置被鲜血染红。

徐寒手执血剑,立于台上,大风扬起,发丝随风飞扬,衣衫飘飘。他的眼眸漆黑深邃,没有一丝感情。众人都惊呆了,独孤山,不堪一击。

这时候,众人的目光才开始注意起这位来自小家宗的青年,一袭白衣,气质潇洒,背负长剑,有识宝的人注意到徐寒背负的剑鞘,便惊声説道:“那是极炎平原的黑玉,十分稀有昂贵,很多人有钱都不知道去哪买,他把黑玉当作剑鞘,那把剑肯定很不一般。”

立马有人否认,“别开玩笑了,那把血红长剑是他的剑魂,他背负的剑是拿来搞笑的,真是笑死我了。”

独孤山不甘地看着徐寒,竟还想爬回战台,又一道血光亮起,独孤山的手腕溅血,在地上滚了几圈。徐寒则冷漠地站在战台边缘,他的目光,冷冷地注视着族长席位上的独孤雄。若不是为了镇族之宝,那一剑,他便会要了独孤山的命。

独孤雄脸色铁青,眼中闪着不定的光泽,他还是太小看了徐氏家宗,竟让实力最弱的独孤山去接受挑战。“独孤语,你来。”独孤雄朝独孤语挥了下手。

“独孤族长!”徐原当即站起身,“刚才分明是我徐家胜了,独孤族长是否可以按照约定,把天火石还给我宗?”

独孤雄却面不改色地回答:“不急,等徐寒打败了独孤语,我就还你。”

“可是……”徐原还想争,徐枫却是冷哼道:“独孤山身上有伤未愈,徐寒胜之不武,能打赢独孤语,才算真的胜利。”

徐原内心忿愤,有伤未愈?胜之不武?可笑,派他上场时怎么不説他有伤,一输就有伤了?

独孤山被人抬走,独孤雄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暗道,真是个不争气的东西!独孤山没敢直视独孤雄的目光,把脑袋偏到一边,紧紧咬住嘴唇。

好在,独孤语的实力远在独孤山之上,让他上肯定没问题。想到这,独孤雄放下了心。

独孤语则认为,徐寒打败独孤山完全是耍阴招,趁独孤山没释放剑魂就先下手为强。他肯定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再説,他比独孤山强多了,独孤山实力弱还敢轻敌,真是活该。

徐原憋着一口闷气坐了下来,心中暗自摇头叹气,真是作孽,徐家人竟然一心向着外家人,帮着欺负自己家宗子弟,徐家,不知道是哪辈子造来的孽。

独孤语一上场就释放了剑魂,并信誓旦旦説道:“我不会像独孤山那蠢货一样轻敌,我一定会全力杀死你。”

徐寒淡淡一笑:“随意。”

独孤语深吸口气,准备一鼓作气拿下徐寒,却发现徐寒不见了。

“后面。”一道淡漠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独孤语惊愕回头,却见一抹腥红。

徐寒的血剑往下淌着鲜血,他冷漠地看着独孤语,淡淡説道:“已经没有必要打下去了。”

独孤语脸色惨白,整个右肩都浸满鲜血,这一剑,徐寒手下留情,但也斩断了他的肩骨。

众人哗然,天呐!又是一剑?独孤语可是气境三级的剑者,在徐寒面前同样也是一剑?徐氏家宗,真的只是个小家宗?

“族长,现在是否可以算我赢?”徐寒把目光放在独孤雄身上,他连续两次手下留情,就是为了顺利拿回镇族之宝天火石,如若不然,对方冲着杀他而来,他又怎会留人性命?

独孤雄愤然起身,冷喝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你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徐寒神色冰冷:“放眼里也好,不放眼里也好,按照约定,我胜了你们独孤家的子弟,你是否应该把我徐家镇族之宝还来?”

这一番话,引起了独孤家族人的热议。

“什么镇族之宝?”

“好像是徐氏家宗的镇族之宝,説要族长还给他。”

“那应该是尊长老他们带来的吧?现在是我们独孤家宗的东西,他想要就要吗?”

独孤雄顿时脸色铁青,他本来就不想把天火石还给徐家,现在,族人开始议论起这件神秘的“镇族之宝”,他若还了,族长威严何在。

“独孤族长,现在应该实现你的承诺了吧?”徐寒也站起来,显得有此激动,盼了那么久,终于盼来了这一天。

“放肆!”徐枫和徐岩发出怒吼:“徐原!你太目中无人了!”他们也没想到,独孤山和独孤语竟然都不是徐寒的对手。

“这两人完全目空我独孤家宗,来人,给我轰出去!”独孤雄一挥袍袖,下令道。

徐原怔了怔,这情形,是打算耍赖?

徐寒面如冰霜,语气中透着一股怒气:“独孤雄,你打算出尔反尔吗?!”

独孤雄深吸口气,胸腔满是怒火,徐寒,竟敢直呼他的名讳?随即一声怒喝:“哼!随你怎么説!想拿回天火石?做梦!”

“好一个做梦!独孤雄,我要你为这话付出代价!”徐寒字字如冰,狂躁的杀气肆意涌现,弥漫在空气中。

感受到这股杀气,独孤雄身子一僵,随即便是冷笑:“敢杀我?活腻了!”

惠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遂宁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漳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惠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遂宁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