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神惑欲殿 第287章 出发

2019-10-12 21:52: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惑欲殿 第287章 出发

当杨辰醒来,摇摇头,醒了醒脑袋,这才回想起来他刚才还与人对决。

“人呢?那家伙呢?”杨辰豁然起身,对着愣愣站在自己前方的卡西多喊道。

“走了。”卡西多回答。

“走了?就这么走了?”杨辰一怔,显然没有想到那家伙就这样走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没有理会杨辰,卡西多一脸疑惑的问道,虽然他知道杨辰是卡梅隆魔法学院二年级的学生,主修魔法剑术,可对于杨辰的身世来历一diǎn也不清楚。

“我,我是……”杨辰有些懵了。

“説罢,那家伙为什么会叫你东方之子。”卡西多想起杰尔夫临走时的话,打算从这个diǎn找到突破口。

杨辰低着头,拾起被遗落在地上的逐暗者,抹了抹上面的泥土然后将其插入背上的剑鞘之中。

“喂,你倒是説话呀。你知道那家伙临走的时候对我説什么么?”

卡西多接着説道:“他居然説*dǐng*diǎn*,这个东方之子太弱了,让我帮你变强,强大到足以杀死他的地步。”

“是么?”杨辰身形一顿,低着头,虽然背对着卡西多,可卡西多依旧可以从那低沉的声音之中猜测到杨辰内心情绪的一丝波动。

“现在大家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我被组织追杀,而你,则被一个变态盯上了,也算是难兄难弟了,我们有必要对彼此坦白。”卡西多走到杨辰的跟前,抬起头,对于这一米七几的身高与一米五几的身高相当不满,可终究没办法改变。

微微叹了口气,杨辰转过身来,轻声道:“我的身份其实也并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可时候还不到,就算我现在和你説了,对你反而会有些不利。”

“这么神秘?”卡西多一脸不可置信,可一想到连那个杰尔夫也愿意放弃任务,对这个看重有加,他又不得不略微相信他的话。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暂且先不问了。”卡西多摇摇头。

“谢谢。”杨辰抬头看了看天边,经过一夜的雨水洗礼,整个天空万里无云,这对于经历生死的两人来説,不得不説是新的一天。

“别説这些话,是我谢你才对,要不是你,恐怕我已经死掉了。”卡西多微笑着説,第一次,他伸出手。

“嗯。”杨辰也不拘谨,就如卡西多所言,他们现在真的是在同一条船上,根据那个杰尔夫的话,他一定会再来找他,而到时候,卡西多和他都要跟杰尔夫拼命了。相信距离那天到来的日子不会太过久远。

“对了,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魔兽山脉?这里距离卡梅隆可是有着相当的距离呀。”

杨辰被卡西多问到,幡然醒悟的样子説道:“糟了!差diǎn忘了,我还要赶去风雪城呢!”

“风雪城?去那里干什么?”卡西多不解,这卡梅隆的学生无端端跑到风雪城那种鬼地方,要不是神经发作就是有着什么特殊的任务要执行。

“你也知道,我的逐暗者。”

卡西多diǎndiǎn头,“阿瑞斯之剑,在第四个纪元才降临世间的绝世之剑,没有人知道这把剑是什么材料打造,更没有人知道这把剑的锻造者是谁,可以説是一把迷之剑。”

“没错,我的父亲见这把剑交到我手中的时候也这样告诉我的。”杨辰diǎndiǎn头。

“可我在卡梅隆那些失去封面的古老书籍中去找到了关于阿瑞斯之剑的线索,或许这把剑的来历应该不简单,恐怕是上几个纪元遗留下来的。”杨辰开口説道,“在一年级的时候,我在卡梅隆图书馆那堆快要封尘的书籍堆之中偶然看到了一本关于名剑的文献记录,印刷的历史已经无从考证。”

“让人惊讶的是,我找到了与阿瑞斯之剑相似的剑身图片,原本以为可以通过这把剑的图片找到关于阿瑞斯之剑这把迷之剑的一丝线索,可是,让人遗憾的事情发生了,书写剑名的子页被老鼠啃掉了。”

“听你这么説,你是追查这把剑的历史而来的咯。”卡西多猜测道。

“嗯,多方查找,我发现还有另外一把剑也与那剑身图片相似。”杨辰将那张藏在身上的图片递给了卡西多。

“是罪王之剑?!”卡西多看到剑身,瞳孔骤然一缩,一声轻呼。

杨辰diǎndiǎn头,“我用家族的剑灵秘术搜查到罪王之剑的大概位置,发现它是在不断的移动,而且还是没有停留的移动,感觉应该是有人带着它在赶路。”

“为了获得更多阿瑞斯之剑的信息,你决定单身一人前方那个被风雪覆盖的城镇,或者説是更为北方之地?”卡西多冷声説。

“可以这么讲。我计算过,按照我的速度,只要48小时52分就能追上。”杨辰diǎndiǎn头。

“好,看来学校的人没有説错。”卡西多耸了耸肩,“你果然是个变态。”

“哼,那你要去么?”

“去,当然去,你别忘了,我有义务要把你变强。”卡西多一脸无奈的説。

“我想这个要求可不单单是我。”杨辰冷笑道,“你也要变强才行,我可不想再从那群猎人手中救你第二次。”

卡西多翻了个白眼,“你要是和我一样,跟几十个b级猎人打完,你就不会説这番话了。”

“哼,走猎人,我们还得赶路呢,要是不抓紧时间,你下一次的救命零食可没办法在风雪城补充。”杨辰轻笑道。

看着林中走出一只黑虎豹,杨辰身形一动,转眼间便来到那黑虎豹旁边,在那魔兽还没来得及发动攻击的时候,一个跳跃便坐在那黑虎豹庞大的身躯上。

“你这是驯服魔兽么?”卡西多在一旁无奈的看着这一人一豹在空地上乱窜,其中毁坏的林木不计其数,而杨辰似乎对着魔兽的挣扎与嘶吼司空见惯,硬是赖在那黑虎豹脖子上不下来,整个人就像是驯服野马的骑士一般。

“虽然説是三级魔兽,可这黑虎豹的速度在同类魔兽之中却是出类拔萃的,甚至比四级魔兽还要快,给我25分钟10秒,让我将它驯服了当交通工具。”杨辰在黑虎豹背上断断续续地説。

“厄……给我1秒钟。”卡西多看着杨辰被那黑虎豹甩来甩去依然在背上顽强的潜伏着,不得不佩服他那顽强不屈的精神,只是如他所説,他们的时间确实不多了,既然要追赶那把罪王之剑,那就应该早diǎn出发,被一只魔兽如此滑稽的折腾半个小时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卡西多一脸无惧,缓缓走到那跳动挣扎的黑虎豹面前,在跳动之间,那黑虎豹看到有人接近,已然顾不上背部的杨辰

,巨大的身躯一个抖擞,猛的扑向卡西多。

“吼~!”

“喂,你干什么,你伤害没……”见卡西多如此这番大摇大摆的走来,杨辰微怒道。

然而,他的话还没説完,却见那黑虎豹十分温顺的趴在地上,伸出那硕大的头颅,任由卡西多轻轻抚摸着。

“这……”见到这一幕,杨辰从黑虎豹的悲伤探出头来,却见卡西多的双目那散发着金色的瞳孔,就像是某种催眠术一样。

“不要忘记我的血统,在魔兽之中我可是相当于人类王族的存在。”卡西多一脸嘚瑟的説。

“好,这确实是个不错的能力,让我都有diǎn小小嫉妒呢。”杨辰轻笑着説,一把将卡西多卡上黑虎豹的后背,坐在柔软的绒毛之上,两人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

“出发,希望带着罪王之剑的人不要给我们惹上什么事端就好了。”卡西多拍了拍黑虎豹的后背。

“吼~!”

鹤岗牛皮癣
七台河治疗卵巢炎方法
扬州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鹤岗牛皮癣医院
七台河治疗卵巢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