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补天道 一五零 灯火阑珊处

2019-10-12 22:11: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一五零 灯火阑珊处

这一场赶路,从清晨直到黄昏,足足持续了五个时辰。

这场赶路下来,孟帅也渐渐知道,用“毅力”赶路是什么滋味了。

那山路好似没有尽头,尤其是夜幕降临以后,视线更加模糊

,满地碎石成了要命的魔王,稍不留意,脚下就会被绊倒,而稍微一踉跄,就会现前面的队伍已经离得很远了。

树林中,野兽的吼叫此起彼伏,仿佛在昭告那些掉队的人的命运。

这是一场不容任何疏忽,全程接近极限的奔袭。

在白日,陈前明显有力不从心的时候,孟帅在可能的情况下,帮了他一把。陈前虽然表现的很反感,但还是接受了。

到了晚上,却成了陈前的天下。他好像天生的夜行动物一样,融入夜色之中如鱼得水,比白天更加适应。

这时候,恰逢孟帅体力下降,反而是陈前在提醒他脚下的障碍,若不是陈前提醒,他光控制身体前进就要到达极限,早就被路上的障碍所绊倒。

就这么磕磕绊绊的,他还是跟随到了终diǎn。

在他毅力和体力要一起离他而去的最后一刻,队伍在一座山头的平地上停住了脚步。

这时的队伍,跟出来时的队伍已经完全不同,队形完全散了不説,成员只剩下了三分之一。十三岁组,不用説了,只剩下孟帅和陈前两个。十五岁组也只剩下两个。十匕岁的稍微体面,剩下四个。不过其中一个踉踉跄跄到达终diǎn的时候,扑通一声倒地,昏了过去。

那佘教官本一直背对队伍赶路,这时转了回头,清diǎn了人数,道:“还可以。”

孟帅明显感到,那佘教官目光掠过他和陈前的时候,停了一阵,然后继续转开。

佘教官道:“你们都是初步合格的人,不错,每一个人,都算一个才俊。”然后转头对同样汗流浃背的李教头道:“我要知道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

李教头擦了一把汗水,道:“是。现在我diǎn名,diǎn到的报到。”当下排着头diǎn过去,孟帅像其他人一样大声喊到。

佘教官一一记住,对李教官道:“你可以回去了。”那李教官diǎndiǎn头,转身就走,一diǎn也不顾刚刚一路奔来的辛苦。

孟帅在旁边看着,便知道这佘教官的地位在李教官之上,看来这武道班确实有特殊之处。

佘教官等李教官走了,伸手将斗篷的帽子摘了下来,露出真容来。道:“各位好,我是你们的护送教头,佘青山。”

那斗篷下面的脸,也不过是一张寻常的脸,三十来岁年纪,五官毫无出奇之处。像这样的面孔,大街上一抓一大把,实在不用特意遮掩起来,他故意这时候露出真容,应该是表明一种自己人的态度。

果然,佘教官语气少了几分暖昧不明,显得清晰而稳定,道:“恭喜在场的各位,你们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欢迎你们,我的后冇辈们。”説着,伸手向山下一指,道,“那里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落羽学宫。”

沿着他手指的地方,是群山环抱中一座山谷。山谷灯火辉煌,仿佛不夜星城。众人在山上看的呆了,刚从黑夜中挣扎出来,就看到如此惊人的景象,着实令人迷醉。

当然也有没有沉醉的。

作为二十一世纪霓虹灯中长大的孟帅,还真不把这diǎn灯火放在眼里。毕竟灯光的范围且不説他,单説质量,灯光再亮,也只有一个颜色,离着五光十色,美轮美奂还差得远呢。

所以他脱开灯火的障眼法,俯视这篇学宫时,颇觉怪异。

一是造型怪异,这学宫的建筑,虽然仍是古代建筑的底板,但该宽的地方窄,该窄的地方宽,该高的地方矮,该矮的地方高。这么宽宽窄窄,高高矮矮之间,就已经变得十分古怪。

二来就是,这地方简直像个大工地。建筑虽然都立起来了,却给人没完成的感觉。而建筑周围的土地却是坑坑洼洼,还有不少挖填的地方。

这种感觉,让孟帅颇为不爽。就像本来领到了北大的通知书,到地方一看却是一个在建的北大xx学院的杂牌学校,深觉受骗上当。

正在这时,只听钟声大作,“当——当”的声音回响在四周山头。

佘青山道:“我们没有迟到,下去吧。排成一队——这回从小到大排。”

这么一排,孟帅就站第一个了,他在同龄的孩子中身高算中等以上,但陈前还是比他高一寸多,其他人都比他大两岁以上,不可能比他矮,因此他很光荣的当上了排头兵。

跟着佘青山一路走下山头,这一回是正常的步。几人走起来又恢复了羽林府中固定的步频,一步一步迈出去自冇由韵律,听起来有齐步走的整齐感。

从山头上走下来,身处灯火之中,孟帅更看清了山谷的样子。山谷中仿佛一个小镇,四通八达的街道终diǎn都指向中冇央一座宽大的建筑。

沿着街道向前走,孟帅并没有感觉到明亮的灯火带来的暖意,他很快现,这地方比起一般的小镇,唯独缺少一个地方——

人气!

或者叫生气。

如此灯火通明,却安静如鬼城,除了风声,听不到任何声音,比外面山路上自然界的寂静还要难耐。

也只有众人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能给他带来一定的安全感了。

正在这时,只听另一边的街道上,也有脚步声响起,塔拉塔拉的,在夜空中传得很远。孟帅陡然一惊,身子拔得笔直,提高了警惕。

然而紧接着他就知道自己多虑了,对面街道上来的,是和他们这一行差不多的人,领头的也是一个斗篷人,同样摘掉了帽子,露出相貌。孟帅初步感觉,对方的队伍似乎是比自己这边人少一些。

双方打了个照面,佘青山站在街口不同,孟帅他们自然也跟着停下。对方却是一路走过来,双方间隔一丈,都站住了不同。对方欠身道:“佘师兄。”

从这个角度看,孟帅只觉得对面那个斗篷男和佘青山颇有相似之处,但仔细看来,无论眼眉口鼻,都没有一diǎn相同。略一思忖,孟帅恍然——这两人都长得一张再大众不过的大众脸,五官毫无特出之处,都丢在人堆里也找不出来,就是现在让孟帅这样记忆力不错的人看一眼对面那人,过一会儿再想,估计也想不起他长得什么样子了

孟帅心中一动——似乎有一个行业,特别喜欢这种没特色的长相?

佘青山并没有欠身回礼,只是淡淡diǎn头道:“侯师弟。”他目光在对方背后的队列一转——队伍很短,只有五个人,道:“收获不错。”

那侯师弟道:“比不上佘师兄。”

佘青山道:“与我无关。是铁汉帮比不上羽林府。”

此言一出,孟帅这边人也罢了,对面的少年个个面有不忿之色,孟帅心道:原来他们是铁汉帮来的——怎么这种节度使府组织的武道班,还要吸收江湖子弟么?看样子除了这两方面,还有其他弟子来源,看来这个地方真是不简单了。

两人只有短短两句对话,就停止不言。对面的侯师弟默默站住,让佘青山带着队伍先走,等这边走完了,才跟在他后面走。虽然队伍都不长,但这一等一候,却也分冇出了等级。

几人默默走着,到了学宫中冇央的大建筑之前,已经另有好几队人列队等候。每一队打头的都是一个斗篷男,想来就是从各处选拔弟子的队伍。

每个队伍人数有多有少,多的匕八人,少的五六人,孟帅算了一下,一共也有四十来人,和羽林府同一级的人数相等。唯有一个队伍最少,只有四人,但这四人全是少女,一身劲装,背后负剑,不説姿容如何,至少英姿飒爽。在场的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虽然没有喧哗,但目光已经不住的往那边瞥去。

孟帅先还奇怪竟有女子,但随即想到了姜勤,想来她麾下应该也训练有女兵吧。

众人列队站好,就听钟声再响,眼前大门打开,众队伍依次鱼贯而入。

进了大屋,穿过门厅,里面是间巨冇大的房间,这么大的房间,孟帅今生只在天幕里见过。

但见大厅里,摆放了一张张大圆桌子,每张桌子上摆好了果品凉菜,竟似是开席的样子。众斗篷男领着队伍就坐,每一桌一席。唯有最上头那张桌子空着,一个人都没有。

佘青山也就坐,他自然坐了席,其他人从他左手边挨个就坐。孟帅就坐在左第一个。这个位置相对地位较高,他年纪小,本来不能坐,但眼见大厅中鸦雀不闻,没有一个推让的,料想此地就是这种规矩,轮到谁是谁,也便坐了。

虽然大厅坐满了,但众人全都正襟危坐,没有一个出声的,更别説动筷子了。孟帅往最上头的桌子看去,心知是等着领导。

但听金钟声响,门口传来脚步声,哗啦一声,众斗篷男站起身,众少年忙跟着站起,虽然慢了半拍,却还算整齐,没有乱七八糟的多余声响。

大门打开,一人走了进来,五短身材,五官也只是寻常,唯独头上光溜溜的,一根毛也没有,好似一个鸭蛋。

其他桌也就罢了,孟帅明显感到自己桌上有微微的哗然,陈前在旁边低声道:“是羽林府的倪大统领。”

黑龙江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濮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烟台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黑龙江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濮阳妇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