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眼毒

2019-10-12 23:08: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今天是我们单位李局长的大婚日子,我给他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自从我坐上建委主任的这个位置,我一直在筹划着这件事。

有时我在想我注定要充当李局长的爪牙,像在灯红酒绿的夜市出卖着自己的肉体。

李局长一个电话打过来,给我扔下一句话,小朱我二婚,你看着办。

我的额头冒冷汗,我已经厌卷这种灵魂被肉体支配的日子。我想去自首又怕在看守所里的蛇盯着。他的权力那么大,捻死我就像捻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不,我不能就这样如他愿,我要反抗,我要举报,大不了丢官也要和他划清界限。

参加完李局长的婚宴后,我轻松多了,多年来压在心头的石头被挪开了。我开车得快点,酒后出事是个非常漂亮的杀人理由。

正在这时,一辆大货车急速向我驶来,我想调转车头往回赶,谁知它像患上癫狂症的野猪一下子撞向我,我就挂了,身体和灵魂终于被拆开。

这时,货车的门开了,从车里下来的既然是单位不起眼的司机老刘。那个忠厚的老男人。我睁着眼睛不相信这是事实。这个和我曾经有八拜之交的人,正看着我的尸体狰狞地笑。

肇事者从我眼皮底下趾高气扬地溜走,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想去阴曹地府喊冤,可到那里一看,陆判伸出双手叫我拿来,我一句什么又被他叫小鬼架着我去畜生道投胎。

我拼着吃奶的力气终于从鬼门关逃了出来。

我到处飘,在一片空地上落下来,那里曾经是片绿油油的农田,如今却像脱毛的秃鹰。

我又飘到一片简易房区域,那里堆满五颜六色的垃圾,那是我的拜把兄弟七把刀搞的鬼。

我又看到卖报纸的老夫妇指着今天特大的新闻版的人物咒骂着;那竟然是我。

我没脸去见我的祖宗,那个曾经为人民服务的劳动楷模;我没脸去见父母,那对因为我考上大学而光大门楣的老实农民。

天亮了,黎明的曙光慢慢从地平线上走来,它的眼睛很毒,晒着我的身体越来越薄弱,我慢慢消逝在一片讨骂声中。

当我再次清醒是在第二天早上九点,我奇迹地复活了,这是件值得喝酒庆祝的事。更令我惊奇的是还能看见方圆十里的情况。这令我有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感慨。

这时病房的门开了,父母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人,那是我化成灰也能认出的李局长。

“伯父伯母,你们节哀吧,小朱的事查出来了,是酒精过度而误命。”李局长沉痛地说着:“都怪我,要是我当时安排人送他回去就没这样的事了,你们打我嘴巴吧。”李局长掩着眼睛。

母亲有些感动。

“阿姨,如果不嫌弃的话,以后我就是你们二老的儿子了。”李局长一副卖儿子换老子的样子。

几天后,他登上报纸的头条:患难见真情。

这一切尽数落在我的眼底,他的演技让我大倒胃口。

我看到他的心在一团黑气里笑了,像胜利者的笑。

这下子我急了:老爸老妈你们可别上了贼船。

这时李局长的手机响了,甜蜜蜜的歌声从手机里传来,李局长打了个手势出去接个电话,我看见他聊得红光满脸,一定有戏。

李局长进了区荣华宾馆的 02房,一个女人像只小鸟扑向他的怀抱,我发功使视力放大到20倍,我要看看这个幕后者的身份到底是哪路神仙。她竟然是区长的夫人。

我赶紧打通了区长的电话:区长大人,你家有情况,速来荣华宾馆。

区长一急:什么,快,快穿衣服——小兄弟,有事好商量,要不你开个价。

电话那头不时传来一个女人的笑声:瞧你怕成那熊样。

那发出笑声的竟然是李局长的秘书小美。

共 128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个世界表面上一片歌舞升平和谐美好,而脱下金玉其外的华丽包装,多少肮脏与阴险在肌肤下流成了黑色的血管。主人公做为李局长的傀儡和走狗同流合污,但他的灵魂却始终在自责,直至他用生命的代价为李局长准备了一份再婚新婚礼物,他的亡灵清楚地看到那些奸恶与阴险,复活后眼睛竟然有了特异功能,然而,他的特异功能在腐败官员的无耻中竟然也束手无策。非常辛辣的讽刺,借亡灵的无所不见揭开了社会表层的虚假,直指邪恶。【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 -06-14 20:16:10 感受到作者深藏在文字中的愤懑与无奈。问好,远握。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莱芜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陕西治疗白斑病费用
大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辽源白斑疯医院
陕西治疗白斑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