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超维术士 第1282节 小小噩梦

2019-10-12 20:29: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维术士 第1282节 小小噩梦

安格尔将昏迷时作的“梦”,娓娓道来。

他说完之后,还是有些想不通,问道:“这真的是梦吗?”

如果是梦的话,桑德斯为何会知道堕落深渊,还有那个布偶,明明之前他看到桑德斯在收捡那个布偶。

而且,安格尔觉得当时的经历非常真实,并不像是一个梦。那种思绪被桎梏的浑噩、那种被困时的绝望,还有无数负面能量冲击的不适,他现在回忆起来,还历历在目。

完全不像是一个梦,就像是他的亲身经历。

“和梦很相似。不过,比起梦,神秘之物制造的真幻空间,我觉得是更贴切的称呼。”桑德斯回道。

真幻空间?虽然桑德斯没有解释这个真幻空间的涵义,但安格尔一听便明白了。因为,幻术系有一个派别,就是真幻。

所谓真幻,似真似幻,虚实结合,真假难辨。选择真幻派系的巫师,绝对是洞察万物,把握人心的好手。

那么‘真幻空间’的意思,就不言而喻了。梦,必然是虚幻的。而真幻空间,是一个无法分清是真是假的空间,也就是说,里面不仅有虚幻的存在,也有真实的存在。

那昨夜的那场经历中,何为真,何为假?

面对安格尔的疑惑,桑德斯淡淡道:“真假是相对而言的,你作为亲历者,不妨说说你自己的判断。”

安格尔回忆了片刻,尝试着去解读昨夜的经历:“浑噩的世界是假的,但我的思维是真的;诱惑我堕落的画面是假的,但那黑影魔怪是真的;堕落深渊是假的,但存在的负面能量是真的。”

安格尔说到这,便停顿了下来,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桑德斯。

桑德斯摇摇头:“看来,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你该回想一下,我之前说了什么。”

回想导师说了什么?安格尔虽然疑惑不解,但自从他醒来后,桑德斯倒是没有说过太多的话,一句句回想,应该有线索。

安格尔开始顺着记忆中的言语,一句句的去捋顺厘清。

可一直没有发现什么线索,直到安格尔回想起桑德斯说的那句话:“说一说吧,你昨晚的经历……堕落深渊。”

安格尔猛地抬起头:“堕落深渊也是真的?”

桑德斯既不摇头也不点头,平静的道:“准确的说,你昨天的经历都是假的,只有堕落深渊是真的。”

“我其实根本不知道你昨晚经历了什么,但只有堕落深渊,我不仅亲眼看到了,我还见证了你的意识,正被它拖向黑暗的巨口。”

安格尔听到这,也有所明悟:堕落深渊的最终目的,是将他拖进去。

也就是说,只有最终目的是真的,过程全是为了服务这个最终目的,而演化出来的虚假经历

“我没有被拖入堕落深渊,是因为导师吗?”安格尔突然想起了什么:“是那个布偶?”

“你应该猜到那布偶的身份了。”桑德斯没有点出来,而是颔首道:“堕落深渊释放出的负面能量,想要将你同化,那种负面能量布满了神秘意味,没有其他有效的办法去驱散。”

“于是,我测算了一下,选择释放布偶里的怨念,维持住一个平衡,才能将你唤醒。”

桑德斯说的很简单,甚至有种轻描淡写的意味,好像一切都不是什么大事。

但安格尔作为亲历者,却能切身的感受到,这里面的不容易。桑德斯所谓的‘测算一下’,必然是要对大局观的把握,而且需要精准的计算,才能在瞬间让怨念与堕落深渊里释放出来的负面能量,形成恐怖平衡。

若是掌控不易,或者有所缺失,怨念布偶释放出来的怨气,不仅无法成为恐怖平衡,还会影响到安格尔,甚至助益他更快的进入堕落深渊。

从这一细节,便能知道桑德斯的恐怖,不仅仅在于实力,还在于他对局势的判断,无比精准的算计,还有果决的执行力。

若是缺一,安格尔恐怕都不会逃出升天。

想到这,安格尔非常诚恳的向桑德斯表达了谢意:“若非是导师,恐怕我已经见不到今日的阳光了。”

站在一旁听完全程的里昂,虽然不明白这里面的惊险,但他知道安格尔能获救,全靠桑德斯的帮忙,也用感激的眼神,注视着桑德斯。

桑德斯淡淡道:“我只是帮你收了个尾,真正救了你的,是你自己。若非之前面对血色王权的时候,你用面具抵御了一下,否则你估计就直接进入堕落深渊,哪还会有后面的挣扎求生。”

安格尔听完后,用手覆盖着自己的右眼。

他也没想到,当时一闪而逝的心灵福音,成了拯救他的决定性关键。

之前在“真幻空间”里的经历,最初的时候,绿纹曾阻挡了黑暗侵蚀,或许就是指代他激活右眼的那个行为。

不过,安格尔还是有些疑惑,为何偏偏在那时产生了心灵福音呢?是因为,巫师的灵觉预兆;还是说,这里面其实还有那人的作祟?

安格尔无法得到答案,但从结果论来看,至少现在是好的。

“这么看来,用魔力激活右眼所产生的面具,是具备某种非物质层面的防御功能了?”安格尔暗暗道,看来有必要将测试的计划,提早行程。

“不提这些琐事了,刚才我听完你的述说,我基本可以确定,血色王权的效果,应该就是拉人进入堕落深渊。”桑德斯:“这和我之前的猜测,是一致的。”

不过安格尔并没有真正的进入那堕落深渊中,所以,他们现在也依旧无法确定血色王权的真实效果。

但可以肯定的是,堕落深渊里充满大量的负面能量,若是意识被拖进内里,必然会出现异状。

说不定,也和尤丽卡一样,陷入疯癫。

在他们思忖的时候,一直未曾开口说话的里昂,忽然道:“如果说,你们指的是那红光带来的效果,我或许知道一些。”

安格尔和桑德斯互觑了一眼,将目光看向里昂。

……

半晌后,安格尔稍微整理了一下衣冠,便离开了房间。

里昂走在前面带路,安格尔与桑德斯则落后一步。

桑德斯似乎对于安格尔生长的环境很有兴趣,一路上都在观察着周围的细节。安格尔则看着熟悉的壁画与走廊,眼底带着一丝黯淡。

壁画已经蒙灰,走廊上铺就的地毯,不仅边缘翘起,还有一些地毯直接缺失了。

地毯缺失的地方,能清晰的看到,花岗岩的地板上沁了发黑的痕迹,以安格尔如今的眼力,一眼便能识别出那痕迹的来源——血液。

光是从这细节,安格尔就能想象出来,不久前城堡里发生的变故有多惨烈。

从楼上往下,灰尘就没有消失过,甚至在天花板的犄角处,安格尔还看到了蛛。而这一路上,没有看到任何的仆从,正如之前金灿灿所说,一部分仆从被送到格鲁镇,而另一部分仆从……或许已经遭遇了不测。

思及此,安格尔脑海里闪过几道身影,都是他在帕特庄园生活时,与他关系十分亲密的仆人,甚至安格尔将他们当做朋友与家人。

安格尔喉咙里像是梗了一根刺,不知道该如何询问他们的现况。

“这里的布置,有些地方很有趣。”在安格尔默默难过的时候,桑德斯突然开口道:“这个壁画下面的纹路,还有这些古怪图案的蓝白瓷器,风格很奇特。”

里昂:“那是乔恩老头家乡的风格,父亲很喜欢,所以在布置内饰的时候,也加了进去。”

桑德斯也猜出了这些东西的来历,虽然金雀帝国也有独属风格,但和主流的其实相差不大,而这些摆设则是截然不同的风格。

看着这些奇异风格,桑德斯也不禁对那个还未见面的“异界人族”,起了兴趣。

很快,里昂带着他们穿过了长廊,来到了副楼。

在副楼最深暗的一处大门前,停了下来。

“这里好像是……”安格尔看着这扇大门,记忆恍惚间回到了童年。

他小时候很调皮,最喜欢做反叛的事情,越是大人不让做,他就越要去做。而这扇大门,老帕特严令禁止他们进入,安格尔当时怎么会听。所谓的“严令禁止”,简直就是“必须去看看”的意思。

于是,安格尔大半夜趁着仆从没注意的时候,偷溜了进去。

结果他进来后才发现,这扇门的背后其实连接着一个占地颇大的地下室,里面装了一些被锁的严严实实的酒桶。

安格尔看了觉得没劲,然后准备回去,结果,门被人从外面反锁。

那是一个寂静且漫长的夜,当时还是小豆丁的安格尔,瑟瑟发抖的待在昏黄的壁灯下,恐惧的看着灯光范围外的漆黑世界。

他当时非常害怕,总以为漆黑的地方会蹦出来怪物。这种担惊受怕,持续了一整夜。

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是一场噩梦。

第二天门被打开,才发现这是父亲老帕特设的局,就是为了治治他听人说反话的叛逆性格。

事实证明,效果很明显。安格尔从那之后,行事上谨慎小心了许多。

不过,这间地下室,他却是再也没有踏进来过。这里,仿佛成了他的小小噩梦。

直到他长大,对这间地下室不害怕了,他也依旧没进来,因为那时他要忙着照顾病重的乔恩;到了后来,他则离开了旧土大陆,这个地下室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他脑海。

“这里是老帕特的酒窖,你忘了吗?”里昂有些挤眉弄眼的道:“小时候你还被关在这里面过,当时我在门口蹲着,听你在里面哭了一夜。”

安格尔脸色一黑,十分硬气的道:“我没哭。”

里昂本来还想调笑,可就在这时,门后传来一阵幽咽声。里昂愣了一下,表情从戏谑慢慢变得黯然,最后他叹了一口气:“好吧,你没哭,是我听错了。”

“该说正事了,你们之前不是在问,红光带来的效果吗?”里昂指着被上了大锁的门:“这里面,就是答案。”

阳泉治疗白癜风方法
河池治疗龟头炎费用
莆田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阳泉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河池治疗龟头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