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绝世剑尊第143章你连蝼蚁都不如求订阅1

2020-01-25 05:51: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剑尊 第143章 你连蝼蚁都不如(求订阅)

“蝶影!”徐寒心头剧颤,只听见轰地一声,音波轰击在地面之上,顿时一个巨大的深坑出现在那。<-.

徐寒顾不得杀乘天,身影一闪,跃入深坑,一把将蝶影抱起。蝶影的胸口,隐隐约约有一团幽黑的光晕,她的秀眉微微蹙起,脸色苍白,嘴角渗着一缕血丝。

“哈哈!”轰地一声,血渊落在深坑边缘,居高临下俯视他们。“你们气数已尽,准备受死吧。”

蝶影的美眸陡然闪过一抹精芒:“血渊,你好卑鄙!”

“那又怎样。”血渊冷笑一声:“我本来就不是好人,这颗暗黑石,是专门为你准备的。身为光明悟灵境,是不是觉得很痛苦?”

蝶影胸口猛地一缩,立即捂住了幽黑光晕所在的位置,脸上不见一丝血色。

“血渊。”徐寒的眼眸深邃而冰冷,目光直射血渊:“你真该死!”

“我该死,那又如何,你有能耐杀了我吗?”血渊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突兀地,这个表情里掺入了一丝惊讶。

“雷啸九天!”徐寒瞬息跃至血渊头dǐng,黑炎地狱当头斩下。

“不自量力!”血渊双掌一并,掌心稳稳夹住黑炎地狱。这时,暗空轰隆作响,八道璀璨无比的雷电突然坠落。“滚!”血渊口中发出一字怒喝,这一字音符,化作一道可怕的音波朝高空迅速蔓延。

嗤嗤!

雷电掠过音波,狂暴的电流瞬息衰弱,落到血渊的发间化作一缕静电,嗤嗤不见。

“该死。”徐寒不禁咬牙,血渊比他强太多,根本不在一个水平面上。此时,徐寒的剑魂正被血渊稳稳地夹住,挣脱不得。

“徐寒,凭你的实力,永远都不可能超越我,乖乖受死吧。”血渊似笑非笑地看着徐寒。

“永远?”徐寒发出一声冷笑:“你知道永远有多远吗?!”随即双手松开,脚尖在黑炎地狱之上轻轻一diǎn,身轻如燕,从血渊头dǐng掠过,这时,徐寒的右手握住天雷剑,发出叮地一声脆吟。

“惊雷一剑!”

无尽的雷电之力狂暴无比,电流朝四面八方疯狂蹿动,隐隐撕裂着空间,发出嗤嗤之音。徐寒避开正面,零距离发动惊雷一剑,为的就是将惊雷一剑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

可惜,血渊依旧毫发无伤。他的身上浮现着血光,如同一层保护膜。惊雷一剑的雷电之力正是被这层血红的保护膜阻隔在外。

“你的实力又进步了。”血渊淡漠地看着徐寒,嘴角微微咧开:“可惜,不管你再怎么进步,你和我永远相差一个次元。”他根本不急着动手,似乎想让徐寒彻底见识他们之间的差距。

“永远,永远,你们一个个的都喜欢用这么绝对的口气説话吗?”徐寒的脸色冰冷无比。

“不,只有绝对的强者才有资格説这种话。”血渊的语气无比狂傲,“我有资格,而你没有。”

“绝对的强者,哈哈!”徐寒忍不住大笑起来,“你好歹也是血府君王,怎么会説出这么没见识的话来?”

“你説我没见识?”血渊脸上闪过一抹怒气,但很快又平静下来,保持着那份威严,“我活了快六十个年头,会比你没见识?”

“但凡你有一diǎn自知之明,也该知道自己算不得什么绝对强者。”很多人都担当得起强者这个名号,但是加上绝对,意义就不一样了。很多强者,是相对于弱者来説,他是强者。但绝对的强者,就意味着他无论面对任何人,都是一名强者。血渊敢説出这话,可见有多么自大。

“我不算绝对强者,那谁能算?”血渊不以为然,高傲无比。

“血渊,枉你活了那么多年头。没错,你在灵境鲜有敌手,可是你别忘了,灵境之上,还有真无境,还有太虚境,甚至,是魂境!”徐寒没有説出云天前辈的猜测——魂境之上,还有更强者!

“哈哈哈哈!!!”谁料,听完徐寒这番话,血渊竟放声大笑起来,“徐寒,所以才説你是一个无知的小鬼,别人説什么是什么。”

徐寒不语,血渊继续自顾自地説着:“你以为,这世界上真有真无境?太虚境?还有魂境?都是拿来骗你们这些小鬼的!”

听到这里,徐寒不禁觉得好笑,真无境和太虚境他虽然都没见过,但魂境可是亲眼目睹的。不过,徐寒没有当即反驳,暂且听一下血渊想説些什么。

“我活了几十个年头,从来没见过真无境以上的强者,直到我达到了灵境九级的境界,才知道了这个世界的真相。到灵境九级巅峰,根本就无法继续突破。灵境,就是最高境界!”説到这里,血渊的眼眸中暴出精芒。

徐寒暗暗摇头,心中低语:“无知真可怕。”随即,他冷笑道:“你的意思,你已经是世界上最强的咯?”

血渊瞥了徐寒一眼,语气狂傲:“在这个世界上,我还真没遇到过对手。”

徐寒不禁发出嗤笑:“你整天呆在帝皇岛,能遇上什么对手?真是可笑,你突破不了灵境,不代表别人也突破不了。你没见过真无境以上的强者,不代表别人也没见过,不要用你的无知来代替这个世界的规则。”

血渊怔了一怔:“你説我无知?”一个二十岁不到的青年,指着他的鼻子説他无知,这让身为血府君王的他如何忍受?顿时暴跳如雷:“徐寒!你敢説我无知?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説?!”随即,血渊的目光阴沉无比:“你,活腻了?!”

面对血渊的威胁,徐寒丝毫不惧:“你本来就无知,你自己的见识浅薄,竟然可笑到用自己浅薄的见识去衡量世界的标准。这个世界上有真无境以上的强者又怎样?难道非要让你见着,你有什么资格见他们?在他们面前,你连蝼蚁都不如!”

血渊的脸色极为难看,徐寒用冰冷讽刺的话语一次次地挑战他的底线,字字诛心,直戳要害。讽刺之语不断在血渊的脑海回响,致使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在他们面前,你连蝼蚁都不如!”

“你连蝼蚁都不如!”

“连蝼蚁都不如!”

“闭嘴,给我去死!”血渊彻底被激怒了,如同发狂的猛兽,一道震怒的音波嗡嗡作响,掠空而来。

“主人,左边!”徐寒的身形朝左侧疾闪,与音波擦肩而过,即便如此,徐寒的右肩仍乍现一道血光,剧痛无比。

“挺能躲的。”血渊冷笑一声:“下一击就要你命!滚!”尾音落下,三道可怕的音波同时发出,在空间之中震颤不休,嗡鸣不断。

“主人!小心!”

徐寒心头一紧,这三道音波将他封死,无处可闪。

烈火之剑,空间法则,万剑归一,徐寒把所有看家本领全部使了出来,迎战三道音波。他的目光坚定无比,深邃冷静,仿佛不在乎生死。

这时,一只冰冷的纤手拉住了徐寒的手腕。徐寒瞳孔猛地一缩,眼眸惊愕转过,只见蝶影浑身绽放着璀璨耀眼的银辉,她张开双臂,坚毅地拦在徐寒身前,宛若铜墙铁壁。

轰!

三道可怕的音波轰击在蝶影的胸口,噗地一声,蝶影口中狂吐鲜血,和徐寒一同飞了出去。徐寒的瞳孔无限放大,由震惊,到愤怒,最后,是无尽的杀意!

徐寒低着头,脸色阴沉无比,没人看得出他现在的表情。他双手从后面紧紧抱住蝶影,双腿扎进土地,如一支呼啸的利箭,瞬息穿梭树林,将途经的大树全部轰断。

砰!

徐寒的后背猛地撞上一棵粗壮的大树,两人浑身一颤,终究停了下来。

“蝶影……”徐寒的口中发出低沉的声音,嘴唇紧咬。那个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的蝶影,竟然做出了这么傻的事情。

“哈哈!”血渊身形降临,狂笑不止:“没想到,那个女人会牺牲自己救你,看来,你们关系不简单啊!”

“闭嘴。”徐寒喉咙里响起沉闷的低吼,如同恶魔的低语。

“不知死活!”这一声胁迫般的喝令,让血渊极为愤怒。死到临头,竟还敢这么对我説话?

突然,暗空之上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隆巨响,血渊浑身一颤,抬头仰望,只见天空有一团浩瀚而恐怖的黑云漩涡无尽旋转,旋涡中心闪烁着令人心悸的雷光,雷电吞吐不休。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预约
宣城中心医院怎么样
婴儿癫痫能治好吗
运城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苏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分享到: